您当前位置: 新闻 >> 政务信息 >> 生态玉溪图片
为野生动物撑起“保护伞”
——玉溪市生物多样性保护纪实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1-09-29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近年来,玉溪市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不遗余力,得到群众普遍认可和支持,人类与野生动物建立起和谐相处的新型关系,为生态环境建设让路,让野生动物有更美好的家园,进一步筑牢了生态安全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根基。

善待:从相杀到相安

今年6月14日,易门县小街乡罗尹村委会一村民在村中一户人家房前的沟里,发现了一条眼镜王蛇。

认出了这条蛇是有剧毒的眼镜王蛇,村民都很害怕,便报警求助。接到报警后,民警带上捕蛇工具迅速出动,赶到罗尹村。在沟旁的杂草堆里,民警发现了这条长约1.7米,重约5公斤的眼镜王蛇。

被民警捕入蛇笼后,这条眼镜王蛇吐出了一条长约1米、已经死亡的菜花蛇。随后,民警将眼镜王蛇移交易门县林业和草原局。

易门县公安局森林警察大队大队长王忠顺告诉记者,近年来,森林警察大队和各派出所每年接到群众报警,前往捕获的眼镜蛇和眼镜王蛇数量都在20条左右。为确保出警民警人身安全,局里还专门购置了捕蛇工具和安全防具。

近年来,全市各县(市、区)公安机关都有许多帮助群众处理涉及野生动物的出警记录。

2020年1月13日,元江县公安局森林警察大队接到一位名叫苍绍平的农家乐经营者报警,说在自家地里发现了两条大蛇,因害怕大蛇伤人,也担心大蛇被人伤害,便把它们抓了起来,装进麻袋等待处理。民警赶往现场后,发现两条蛇系蟒蛇,一雌一雄,每条重约25公斤。弄清事情原委后,民警将两条蟒蛇带回县公安局,后送入深山放生。

“以前,当地老百姓都有一种习惯,抓到了蛇,就当美食吃了。”苍绍平说,“现在,禁止捕杀野生动物的宣传海报随处可见,保护野生动物就是维护生态平衡。生态平衡的重要性我们都懂,当时心里就想把两条大蛇放归自然,又不知道往哪里放安全,只好请公安机关帮忙。”

多年前,我市居住在山区的各族群众都有狩猎的传统,野生动物被捕猎食用、交易的现象相沿成习。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狩猎的生产方式已成为过去。玉溪人与野生动物的关系,逐渐摒弃曾经的敌视和无情捕杀,形成了心怀善意、和谐相处的新型关系。

2020年2月26日,在家门口的宣传栏里看到保护野生动物的宣传海报,元江县澧江街道居民刀金学将自己饲养的一只残疾猴子送到了元江县公安局森林警察大队。随后,民警与县林业和草原局野生动物保护办公室工作人员一起,将猴子送至元江县野生动物救助中心。

据刀金学介绍,这只小猴子受了伤,看起来很可怜,就收留了它,把它养在家里。看到宣传海报后,知道私人不能养殖野生动物,就把它交给县公安局森林警察大队,能进元江县野生动物救助中心是它最好的归宿。

随着生态环境越来越好,野生动物数量逐渐增多。近年来,在我市山区,野猪、猴子、黑熊之类的野生动物经常跑到田地中觅食,给农户带来不小损失。

今年,一路向北的亚洲象“断鼻家族”,在玉溪市境内前前后后待了3个多月,元江、峨山、易门三县和红塔区一些农户的田地遭遇“断鼻家族”光顾。虽然象群过后,玉米、烤烟之类的作物一片狼藉,但通过媒体直播,国内外大量网民看到了玉溪人民对待野生动物的善意和善行。

善行:从挽救到守护

一大早,江川区畜牧水产站站长张四春就来到位于星云湖东岸的大头鲤保护基地。他换上水裤,来到养殖池边,滑入鱼塘,同几名管理人员一起,张开丝网开始捕捞大头鲤。这一天,中国科学院昆明水生动物研究所要从基地拉走一批大头鲤鱼苗,张四春他们捕捞到的鱼苗要及时送到研究所,研究人员会给每尾鱼苗的腮部打上标,以便后续追踪研究。

中国科学院昆明水生动物研究所研究人员在江川大头鲤原种站给大头鲤鱼苗打标。
中国科学院昆明水生动物研究所研究人员在江川大头鲤原种站给大头鲤鱼苗打标。

江川享有“高原水乡”的美誉,境内星云湖特别适合鱼类生长,被称为“天然养鱼塘”。大头鲤为星云湖主要土著鱼类,当地人叫作“大头鱼”,历史上曾占星云湖捕捞量的60%,以肉嫩味美闻名遐迩。历史上,抚仙湖抗浪鱼、星云湖大头鲤与滇池金线鲃、洱海弓鱼一起,并称“云南四大名鱼”。

然而,时至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因为生态环境的改变和过度捕捞,导致星云湖大头鲤陷入近乎灭绝的境地。为拯救濒危的大头鲤,2000年,玉溪市水产工作站与江川水产技术推广站合作,建立了大头鲤原种站。2001年,大头鲤人工繁殖获得成功。从2002年开始,大头鲤原种站培育的大头鲤鱼苗,通过人工增殖放流,年复一年源源不断地进入星云湖。

抚仙湖畔的抗浪鱼增殖放流活动。
抚仙湖畔的抗浪鱼增殖放流活动。

玉溪对土著鱼类的抢救性保护,始自抚仙湖抗浪鱼。

抗浪鱼曾被视为玉溪市的“鱼名片”。资料显示,1983年,抚仙湖抗浪鱼产量为350吨至400吨;到1988年,距离抚仙湖首次发现银鱼5年后,抗浪鱼产量降到40吨至50吨;到2000年更是急转直下,产量已不足1吨。

1999年4月,抗浪鱼人工增殖技术和种群恢复研究项目在抚仙湖畔启动。由省、市、县水产专家组成的课题组,经过4年的努力,终于使渔民眼中“见天就死”的抗浪鱼通过人工增殖技术得以“传宗接代”。

经过近20年努力,抗浪鱼、大头鲤、星云白鱼、云南倒刺鲃、抚仙四须鲃(俗称“海心马鱼”)、花鲈鲤、杞麓鲤、抚仙金线鲃、元江鲤等多种珍稀濒危土著鱼种,通过人工繁育改变了走向消亡的命运,留住了根脉。

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鱼类专家陈小勇曾评价说,玉溪是国内最早开展土著鱼类人工扩繁行动的地方之一。玉溪的经验,给省内外众多徘徊于灭绝边缘的土著鱼类找到了一种新活法。

竭力抢救和保护土著鱼类,是玉溪多年来致力于维护生物多样性的一个缩影。

多年来,玉溪市一直致力于极小种群物种的保护,拯救珍稀濒危物种的行动细致而深入。

在哀牢山开展了西黑冠长臂猿保护监测项目。近年来,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护局联合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等科研单位,开展哀牢山地区西黑冠长臂猿资源调查和监测工作。通过10年的调查与监测,目前在哀牢山自然保护区及其周边林区调查发现西黑冠长臂猿124群500余只,通过加强巡护,实施社区共管,西黑冠长臂猿及其栖息地得到有效保护。

建立绿孔雀保护小区和监测点网络。自2017年在新平县境内发现有绿孔雀种群分布以来,我市共建立绿孔雀保护小区4个,面积32815亩,投入绿孔雀保护与监测资金350万元,建设绿孔雀管护站点7个,安装绿孔雀监测红外线自拍相机76部,聘请绿孔雀巡护人员25人,开展绿孔雀保护宣传活动10场(次)。

开展陈氏苏铁、喜树、旱地油杉、蓑衣油杉、文山兜兰、丁茜、澄广花等珍稀濒危和极小种群物种保护与监测项目,建设旱地油杉、伯乐树和篦子三尖杉育苗基地,开展易门翠柏原地保护和迁地繁育保护,建立翠柏珍稀植物采种育苗基地10亩,每年培育苗木10余万株。

在玉白顶国有林场,我市建立了全国最大的云南松良种种质资源库。

积极开展野生动物收容救护。建设哀牢山野生动物救护站,成立市级野生动物临时收容救助点,每年收容救助各类涉案移交、受伤、迷途野生动物600余头(只、条)。

位于新平县戛洒镇耀南地界林中的野生动物饵料投放站。
位于新平县戛洒镇耀南地界林中的野生动物饵料投放站。

行动:从进攻到退让

全市建立各类自然保护地27个,其中自然保护区15个、国家湿地公园3个、森林公园3个、风景名胜区4个、地质公园1个、世界自然遗产地1个,保护地面积227487.97公顷,占玉溪市国土面积的15.2%,保护类型涵盖了森林和湿地生态系统。

以各级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保护地为重点,通过开展保护地整合优化,进一步完善保护地空间布局,加强野生动植物重点栖息地及分布区保护。近年来,通过加大生态保护修复力度,健全科研监测体系,进一步强化保护地管理,为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奠定了良好基础。

持续开展“绿盾”自然保护地强化监督专项行动。围绕自然保护地内是否存在采矿(石)、采砂、设立码头、开办工矿企业、挤占河(湖)岸、侵占湿地等问题,全面核查各级各类保护地内的人类活动点位情况,实行“拉条挂账、整改销号”。

多年来,玉溪频频书写生态治理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山”“水”文章,大规模的退耕还林、荒坡荒漠治理行动与湖岸退塘、退田、退产业及其截污治污工程重拳频出。生态环境的修复与治理,让人类生存环境更美好,也给了野生动物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守护:严格执法与教育

猎杀穿山甲,售卖其制品,付出的代价竟然是一人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一人被判处缓刑3年,同时赔偿国家野生动物资源损失费10.62万元。

这起案件的判处结果,在广大群众中引发了震动。

2019年5月16日,玉溪市森林公安局与元江县森林公安局联合开展清查行动时,便衣警察在元江县城一农贸市场内发现有人出售疑似穿山甲鳞片。仔细询问,获知其家里还有。民警从这对杨姓夫妇的摊位和租住房屋内查获116片穿山甲鳞片。经鉴定,查获的疑似穿山甲鳞片均为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穿山甲的鳞片。

2019年11月20日,元江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这起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及附带公益诉讼案件,被告人杨安某因犯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杨小某因犯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被判处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同时,判处杨姓夫妇共同赔偿国家野生动物资源损失费10.62万元,用作保护野生动物经费。

“十三五”期间,全市森林公安机关共查处各类森林和野生动物案件3981起,抓获犯罪嫌疑人584人,查处违法人员3384人(次),收缴野生动物1762头(只)、野生植物284株,罚款2287.6万元,为国家挽回直接经济损失3000余万元;全市共清理木材、野生动物非法交易、加工、经营场所1380处,清理非法占用林地项目123个,巡查湿地和自然保护区334处(次),清理取缔小摊点、小档口等372个,查处各类涉林案件1177起。

通过重拳打击,震慑了偷盗、售卖野生动植物违法违规行为者,为生物多样性保护提供了强力的执法保障。

易门龙泉国家森林公园百鸟园中的锦鸡。1995年5月,易门县投资250万元,在龙泉国家森林公园建立占地20亩的百鸟园,放养孔雀、八哥、画眉、白鹇、锦鸡等40多种3000多只鸟。
易门龙泉国家森林公园百鸟园中的锦鸡。1995年5月,易门县投资250万元,在龙泉国家森林公园建立占地20亩的百鸟园,放养孔雀、八哥、画眉、白鹇、锦鸡等40多种3000多只鸟。

惊喜:付出与回报

通过生态治理和修复、生物多样性保护及严格的生物多样性监督执法,我市自然保护地体系日趋完善,典型地带生态系统得到有效保护,退化生态系统得到修复,石漠化、水土流失面积逐年减少。今天的玉溪,鸟翔天空、兽鸣深涧、鱼游水底的景致随处可见。

自“三湖”建设国家湿地公园以来,常见的水鸟有红嘴鸥、白骨顶鸡、黑水鸡等17种,2020年比2019年监测记录增长8种,数量由1416只(次)增加到5501只(次)。我市首次在通海杞麓湖国家湿地公园发现“世界最美水鸟”——紫水鸡。该动物一度被认为是灭绝的鸟种而没有被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紫水鸡的出现,也是该区域湿地生态系统相对完善的标志之一。

在《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中,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曾宣布彩鹮已在中国国内绝迹。2020年3月,江川星云湖国家湿地公园发现21只彩鹮,是目前国内发现的较大种群,也是我市在生态建设、湿地保护与修复、生物多样性保护等工作中取得成效的重要体现。

曾经的抗浪鱼,在抚仙湖重新恢复了鱼汛,濒临灭绝的大头鲤、星云白鱼、杞麓鲤、抚仙四须鲃重新起死回生;消失多年的紫水鸡、彩鹮、黑翅长脚鹬、水雉、草鹭、池鹭、长嘴苍鹭、绿头鸭、0(1)等多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在星云湖和杞麓湖湿地争相亮相;绿孔雀、西黑冠长臂猿、黑熊等珍稀野生动物在深山幽谷频现身影……(记者 邢定生 文/图)

短 评

维护生物多样性我们责无旁贷

□  汪启

今年,玉溪市在维护生物多样性上打出了一记重拳,在我省率先开始清理外来入侵物种红娘胡蜂。许多人可能还没有认识到,这次费心费力的行动所带来的生态价值。

很多养蜂人都领教过,一只红娘胡蜂,能给一箱本地蜂带来灭顶之灾。如果我们身边只存留下并不酿蜜的红娘胡蜂,其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资料显示,一只蜜蜂需采撷3000朵花的花粉,历时5至7天才能酿成1滴蜂蜜。重要的是,蜜蜂这个勤劳的红娘,在大自然生态链条中不可或缺,没有蜜蜂的传花授粉,众多显花植物和农作物便会只开花不结果。研究发现,与人类密切相关的各种果树,约九成依赖蜜蜂授粉;与人类衣食有关的粮、棉、油、茄果类菜蔬、有花牧草,均需蜜蜂授粉而传宗接代,否则,地球上约4万种植物将走向灭绝。

任何一个物种的存在,都是大自然的杰作。物种之间互相依存、互相牵制,一旦某个环节出现问题,整个生态系统的平衡就会受到严重影响。比如,由于无节制地猎捕蛇类,致使蛇类资源枯竭,导致森林、草原和农田鼠害在局部地区猖獗。又如,由于大量使用农药、化肥及猎杀,致使食虫鸟类数量急剧减少,导致森林和农作物病虫害大面积发生。

保护好生态平衡,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维护好生物多样性,我们责无旁贷。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日报微信